cc彩票官网是一家集cc彩票官网,cc彩票官网,cc彩票官网于一体的综合性娱乐公司,为玩家提供全方位的游戏体验,诚邀您的体验。

闖出激光世界一片燦爛天空
發布人:新特光電 時間:2018-06-03 關注:
陳義紅,1994年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2000年回國?,F任湖北光通光電系統有限公司總經理、首席
科學家。他以獨具的世界眼光和杰出才干,在武漢•中國光谷,
闖出激光世界一片燦爛天空。

2001年8月,來自世界各地海外學子的目光,聚焦在武漢。

全國第二屆海外華人專業人士回國創業成果報告會暨高新技術項目洽談會在武漢舉行,較之首屆在北戴河舉辦的63位海外成功專業人士座談會,回國人數增至三倍多,規模大得多,這是非??上驳?。這表明越來越多的海外學子關注著或投身于新世紀中國的現代化經濟建設。

你看,在漢口金碧輝煌的香格里拉五星級賓館二樓會議大廳里,從美、英、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德國、法國等地來到武漢的200名華人博士聚集一堂,歡聲笑語,氣氛十分熱烈。

會上,自美國加州回國與會的物理學博士是硅谷一家技術公司的總裁,與我相識。他隨意地對我說:“我們到中國光谷參觀一個激光公司,是從新加坡回國的一位博士創辦的。短短的一年,這位博士干的相當出色”。

“是不是陳義紅博士?聽說他回新加坡去了。”我不禁問。

“陳義紅,是的。他回新加坡一段時間,現在已經回到武漢了。我們見面了。他比較年輕。”美國華人物理學博士說。

偶然的一句話帶來一個偶然的信息,終于使我與陳義紅博士聯系上了,相識相知了。我想尋找海外博士回國創辦激光產業的愿望可以實現了,心里真有說不出的高興。
在武昌東湖高新科技工業園的一個開闊地帶,在與海外學子創業園毗鄰的另一個群樓大院里,在3號樓的二樓,有著2000多平方米和20多間辦公室的湖北光通光電系統有限公司,我見到了陳義紅博士。他面孔白凈,個兒不太高,約30多歲年紀,風華正茂,儒雅中透露出精明。

從陳義紅博士樸實無華地談話中,我再一次深深感受到博士之所以能夠成為博士,特有一種熱愛學習,熱愛生命,自強不息,奮進不止的精神。我采訪的幾位博士都具有這優秀的品質。

雖然,陳義紅出生在湖北荊州貧苦農民的家庭,但讀過私塾有見識的父母親,決不讓兒女們像他們似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活一輩子。再苦,他們也決心將下一代培養成個個有學問能干大事的讀書人。排行老三的陳義紅自幼聰明又特別愛學習,小學畢業語文、數學雙一百分,全區會考第一名。兩個公社中學爭著要他。上初中,數理化和語文參賽,他門門得第一,學校敲鑼打鼓將喜報送到家里。上高中時,共和國驅散“文化大革命”十年上空的烏云,迎來改革開放和煦的春風,他看到了升大學希望的陽光,便轉學至荊州教學有名的彌市中學。幸遇班主任周恒山是武漢大學畢業的物理老師,教書特認真又很關愛學生,這大大激發起他對數學、物理學習的熱忱。高中畢業,他又是全校第一名。自然,他考取了第一志愿華中工學院(現更名為華中科技大學),這是1979年夏。1962年出生的陳義紅,是年剛剛17歲。
一個人一個故事,一個人就是一本書。解讀陳義紅博士的人生,宛若一首清新美妙的詩篇。我興趣盎然。

新加坡總統為他頒發博士學位證書

“陳義紅博士,您為什么報考華工光學系激光專業?或者說,那時17歲的你,怎么會對激光感興趣?”我開門見山地問。

“本來,我就喜歡物理。升學時,恰恰又看了正熱播的國產電影《珊瑚島上的死光》,講述的是一個科學神話‘死光’的曲折故事。片中那耀眼的神秘光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想了解個究竟。再說,激光是當時一門新興學科,我們青年人喜歡追逐時髦的新東西,而不想跟在老傳統后面,步人后塵。”他笑了笑說。

至今,他認為憑著自己的喜愛,跟著自己的感覺走,這條路真的走對了。

華中工學院的校園好大好有氣勢。一幢幢教學樓和宿舍樓櫛比鱗次,一條條經渭分明的寬闊道路,在一排排枝繁葉茂樹木的掩映下,為行人撐起清涼的華蓋。雖然,頭頂著九月依然灼熱的陽光,陳義紅卻感受著一片片蔭涼和吹來的微風,真是愜意極了。更令他欣慰的是,自已一個貧苦農村的孩子,今日終于圓了上理想中大學的夢,也實現了父母親期盼自己成為一個有學問讀書人的夙愿。

在華工,他享有貧困學生助學金,物價便宜,節省點用,吃、住的費用不成問題。暑期,他勤工儉學,在圖書館幫助編書目資料,既能掙些錢,也能學些知識,生活完全可以自立,不用父母親負擔,他的心踏實了。他可以平靜地全身心地投入學習中去了。

能考入著名的大學華中工學院的學生們,成績都是很優秀的。他們個個奮發努力,學風好。有人稱:“學在華工。”在華工讀大學本科的四年,是陳義紅奮進拼搏的四年,是他扎扎實實奠定理論基礎知識的四年。他抓緊青春大好時光,分秒必爭,無論聽講課,做作業,都非常認真。在規模宏大的圖書館,要看什么書就有什么書,如同走進輝煌的知識宮殿,他常駐足博覽。

隨著對激光專業學習和涉獵的深入,陳義紅愈覺它的博大精深,豐富多彩。

20世紀初的1917年,世界著名美籍德國物理學家愛因斯坦就提出存在“受激發射”。50年代,美國物理學家湯斯和他的同事們,首先制成微波激射放大實驗裝置。不久,他們又提出在光頻段實現類似機制,這就是激光。1960年,美國科學家梅曼用紅寶石棒制成第一臺激光器,獲得第一束激光。從此,激光受到人們的極大關注。

激光,是一種極強極細極平行和極純的單色光束。它可在金剛石上穿一小孔作為金屬拉絲模;它可以穿過眼睛瞳孔焊接將脫落的視網膜,用于微外科手術。伴隨科學家們探索激光的應用,各種類型的激光器便陸續誕生。如激光雷達可測量月球離地球的距離,系統地記錄大陸漂移,可作飛機、導彈導航用。還有,氦氖激光束可用于大型建筑的準直標線,準確測定高樓的振動幅度,地殼形變等等。再進一步發展,將是光電子產業的形成,和激光信息技術的興起……今天,與人類生活關系日益密切的激光用途極為廣泛。

熱愛學習年輕的陳義紅興奮極了,展現在他面前的激光世界奧妙無窮,多么令人神往。于是,當他拿到大本文憑后,便毫不猶豫地報考本校激光專業的碩士研究生。進取心極強的他,已不滿足于大學畢業包分配,包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有飯吃的狀況。有學識的他,對自己的未來有著更高定位的思考。要攀登激光尖端技術,是他人生的新追求。這是1983年夏季。

導師丘軍林教授是從激光業發達的德國訪問兩年歸來的學者,40歲出頭,是少壯派頗具學術實力的人物。在報考他的眾多學生中陳義紅以優異成績勝出,成為丘教授83級碩士研究生四名弟子之一。在導師指導下,他研究的課題為“脈沖二氧化碳激光打標機”,是和宜昌電子管廠合作研發的一個新產品。

那時“脈沖二氧化碳激光打標機”在國內是空白,國外也極少。萬丈高樓平地起。沒有樣機,沒有資料,陳義紅刻苦鉆研,堅定不移。為檢驗打標機的安全性、可靠性、穩定性,長期進行考機實驗,他在實驗室常常通宵達旦,徹夜不眠。他深諳一切實在的知識,是從經驗開始,又終結于經驗。實踐出真知嘛!經過三年的艱苦攻關,反復實驗,激光打標機終于研制成功,獲得了湖北省科技進步三等獎,填補了國內的一項空白。

1986年初夏。一天,導師丘教授對他說:“義紅,碩士畢業有什么打算?華工激光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很需要人,希望你能留校。好好干幾年,送你出國深造,如何?”
“我很愿意留校。”陳義紅由衷地高興。

碩士畢業在高?;蛟诳蒲兴ぷ?,是青年學子很好的工作選擇。當時,下海從商尚不流行。

系領導也希望品學兼優的陳義紅留校,擔任光學系研究生輔導員和管理的工作。這對提高他的綜合素質和管理能力是一個很大的鍛煉。

1987年仲春,華工又派陳義紅到上海精密光學機械研究所,參加中國光學學會青年工作委員會的籌建工作。陳義紅當選為青工委副主席。這是中國光學學會青年學者的一個學術團體,先后在杭州、天津舉辦過學術年會。陳義紅作為輪值主席,于1989年和1991年兩次在武漢和湖北宜昌舉辦年會。來自全國各地100多位青年光學學者,精英薈萃。大家異?;钴S地進行學術交流,情感交流。陳義紅在歷屆年會上宣讀的幾篇優秀學術論文,受到與會者的熱切關注,很有影響。

他熱愛科研。他參加由丘軍林教授承擔的國家項目“一千瓦無氦橫流CO2激光器”的研發,也一舉成功,獲得國家教委頒發的科技進步三等獎,申請了兩項專利。在華工研制出的激光熱處理和焊接產品,還銷往上海、遼寧和湖北相關的用戶。

業績突出的青年教師陳義紅于1993年被破格提拔為副教授, 欣喜中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涌上他的心頭。

隨著我國加大改革開放的力度,國際間人才交流日益頻繁,高校對教師的思想學術水平和學位要求愈來愈高;思想前衛知識前沿的學生對教學質量的要求也愈來愈高。面對這一新形勢,他迫切感到自己的知識結構和水平必須大大提升,碩士水平已遠遠不能滿足工作需要,必須擁有博士學位才行。說句實在話,不讀博士,又怎么向教授晉升?他內心的思緒翻騰。

1993年暑期,華工舉辦外語培訓班,選拔一批優秀青年教師出國深造,陳義紅被選中,這非常吻合他的心愿。

“為什么你會到新加坡留學呢?”我忍不住問。

“是機遇。也有當時的主客觀因素。”他很平靜地說。

當先期到新加坡留學的華工同學幫助將陳義紅個人申請資料遞交給南洋理工大學時,正值南大所屬的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與我國清華、南航、西安交大和華工四所大學洽談技術合作項目。其中,與華工合作的項目恰恰是激光方面的。當從南洋理工大學看到陳義紅個人申請資料后,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立即派工藝研究所所長來武漢,面試陳義紅。對陳義紅在華工從事激光研究工作的業績很滿意,工藝研究所錄取了他。這是1993年的冬季。

一個問題產生了。但,卻引發出一個從未有“特批博士生”的奇跡。

按中國國家教委當時的政策規定,副教授以上職稱的青年教師不能出國打工,但攻讀博士學位可以。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得知這一情況后,迅即向南洋理工大學申請,特許陳義紅在研究院做與華工合作項目工作的同時,在南大讀博士研究生。“特批博士生”被南洋理工大學核準。一個外國人邊打工邊讀博士學位,這在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是史無前例的奇跡。至今也沒有。這說明新加坡是何等珍惜高科技專業技術人才。每年,新加坡派人到世界各國轉悠,以優惠政策挖掘和吸引各方面專業人才到新加坡工作,以彌補其本國稀缺高科技人才的不足??梢娫诎l展知識經濟的時代大潮里,新加坡是以教育和人才為立國之本!

新加坡共和國于1965年成立,是東南亞馬來半島南端島國,一個新興的工業國。經濟以加工制造、航運、金融和貿易為主。高科技產業、旅游業發展迅速,為東南亞最大港口,是世界最大商業中心之一。曾有亞洲經濟騰飛四小龍的美譽。

這里要插敘的是,陳義紅當時決定放棄赴澳大利亞留學的機會,是因為錄取他的那所大學只給助學金;而到新加坡邊打工邊讀博士學位的優勢,在于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不僅為他提供了優越的科研條件,也給了令他滿意的月薪,足足可以養家糊口。甭看風度儒雅有著書生味兒的陳義紅,卻是肩扛事業與家庭雙重擔子,富有責任感真正的男子漢。

他和妻子周雪萍的相識相戀要感謝妹妹。1985年夏考入華工中文系的周雪萍與他妹妹同班同學、是好友。陳義紅到中文系看望妹妹常見到周雪萍,妹妹到光學系看望讀碩士的哥哥總帶著好友周雪萍。一來二往,陳義紅與周雪萍兩顆年輕的心碰撞出愛情的火花。周雪萍,江蘇人,秀美、賢淑、能干。她大學畢業分配到武漢一個國家級的建筑公司做文秘,爾后很快提升為辦公室主任。陳義紅碩士畢業留校任教,于1989年兩人結為伉儷。1991年春,漂亮的小女兒陳希降生。一家三口幸福美滿,歡樂無比。
當然,赴新加坡留學不是一年半載,陳義紅考慮不能讓工作繁忙的妻子獨自留在國內撫育幼小的女兒,便決定和妻女一起辦簽證赴新加坡。1994年6月和7月,他們先后赴新加坡,工作和家庭生活都穩定了下來。

初到新加坡,他的感覺滿好,一個字:爽。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部門經理到機場迎接他。機場在東,南洋理工大學在西,小轎車從東到西橫穿整個城市。令他驚訝的是,抬頭看上空竟無一根電線,電纜電線全部埋在地下,蔚藍色明凈的天空一覽無余,爽;再看街道上彩色的英文名路標十分清晰,地面干凈沒一絲雜質,爽;尤其街兩旁茂密的熱帶雨林,有的樹葉藍色與紅色相配十分漂亮。“花園城市”新加坡,清爽又色彩斑瀾,果真名不虛傳。

“聽說,新加坡比較熱,是嗎?”我問。

“新加坡離赤道只有85英里。由于四面環海屬海洋性氣候,雨量充沛。炎熱時,一陣暴雨過后就比較涼爽。那濕熱的天氣,對于長期生活在武漢的我,完全能適應”。他溫和地笑了笑。

南洋理工大學依傍著兩邊小山丘和平坦的峽谷而建,滿眼郁郁蔥蔥。學校的教學樓和宿舍樓建筑風格新穎富有現代氣息,在陽光照射下顯得十分亮麗。走進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走進激光研究工作室,映入陳義紅眼簾的是,來自激光發達國家美、德、日的先進設備,自動化程度高,全是計算機編程操作。而在20世紀90年代初,陳義紅所在的華工激光研究所一組十來個人擁有一臺286電腦,他感覺差距實在太大了。還有,管理上的井然有序,也值得學習。

在研究院,陳義紅研究的激光項目是該院與華工已簽約的。按新加坡常規須有企業參加,便于成果向產品轉化。于是,研究院又特邀一家企業,于是兩方三家共同研制多功能激光加工設備的項目開展了。華工還派有教授與講師4人參與短期研制。對于有著豐富激光研究經驗的陳義紅來說,該項目研發得心應手,進行得十分從容。

南洋理工大學的導師是祖籍香港的譚兆聰教授和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的鄭宏宇高級研究員。導師很看重陳義紅在華工從事15年激光學習和研究的經歷及副教授資格,讓他免讀南大激光方面的基礎課,一心做博士論文《激光設計與微加工研究》就可以了。而他的博士論文與研究院的激光研發項目相結合,從理論到實踐,再從實踐上升到理論,互為補充,相得益彰??胺Q東南亞首創的激光加工設備項目研制成功之時,也是他洋洋灑灑200多頁博士論文完成之日。真正是工作和學習雙豐收。

新加坡對高科技高素質人才的培養和要求是非常嚴格的,辦法也很獨特。

1998年5月,南洋理工大學按其慣例,將陳義紅的博士論文送往英國和日本的有關大學去評審,為的是要得到國際上的認可。半年過去了。英國和日本激光領域的專家教授,經過認真地評審,對陳義紅博士論文的評價相當高:“整體理論基礎完善,實驗數據真實可靠令人信服。”

接著,1998年12月,南洋理工大學由本校6位專家教授組成的評審委員會,讓陳義紅進行論文答辯。有著充分準備的陳義紅,以計算機投影,用圖片,用流利英語答辯得很成功。評委會一致同意,授予在英、美等國激光雜志上或國際學術會議上發表過12篇學術論文的陳義紅以博士學位。

特別有意思的是,新加坡博士學位授銜儀式十分隆重,規格也特別高。

那是1999年9月,陽光明媚。在氣勢宏大的嘉龍劇院,樂手們吹奏著歡樂的樂曲,迎接著頭戴黑色園形博士帽、身著博士服的博士們。陳義紅是南洋理工大學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應屆畢業唯一的博士生。當20幾位博士畢業生排列有序地走進劇院大廳,當陳義紅以第三位走上講臺時,發現頒發學位的竟是新加坡總統王鼎昌先生。這是在畢業典禮會上,他才知道的。心情十分激動??偨y是國家的象征,這充分表明新加坡對獲得最高學位的博士人才,是多么尊重又多么珍惜!妻子周雪萍用相機留下了陳義紅人生這最難忘的莊嚴場景。

陳義紅取得博士學位后,仍被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聘為研究員,同時也被南洋理工大學聘為博士生導師。他含著自信的微笑對我說,在新加坡,他是研制激光加工設備開拓者之一,開其由自己設計制造激光器的先河。他先后幫助三家企業研制激光器。無論企業界或科研所,提起激光研究,無人不知Doctor陳。他的年薪增至折合人民幣60萬元,進入新加坡5%高薪階層,生活富裕而安逸。

然而,有遠見卓識的陳義紅有著一顆熱烈奮進的心,他十分珍惜人生只有一次的寶貴生命。他越來越不安于這舒適平靜卻日見平淡的生活。他要沖出安逸富足的生活圍城,去開拓事業上的一片新天地。

他的決心已定。

融入武漢·中國光谷擔任企業CEO

陳義紅博士向我坦露了他的思慮,他的心跡。

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是新加坡政府全額撥款資助的單位。主要從事研究,不生產產品。有研究項目就干,沒有研究項目,任務就不飽滿,但工資、獎金依舊。如同我國國內常說的那樣,這里是有些人羨慕的那種鐵飯碗大鍋飯的地方,干與不干都有錢用有飯吃,無憂無慮,比較悠閑。而事業心強逆向思維的陳義紅,卻日漸感覺生活無創新激情,平平庸庸,沒多大奔頭。同時,日子久了,他發現自己既不是新加坡本土成長起來的博士,又不是歐美發達國家的博士來新加坡工作的,自己是一名中國留學生博士;盡管性格溫和善良的他,受到大家的尊重,和方方面面的關系也不錯,但要進入研究院高層管理甚至在中層擔任部門經理都很難,可以說沒有什么希望,作為一名研究員只是發揮自己一技之長罷了。因為,自己畢竟是中國人。新加坡是東、西方文化交融多元文化的國家,中、新兩國社會背景不同,自己這樣的處境在所難免。

他十分懷念在華工光學系擔任輔導員,參加研究生管理的日子。尤其當選中國光學學會青年工作委員會副主席,作為輪值主席兩次舉辦學術年會,和100多名全國青年同行的朋友們相聚,砌磋琢磨,那朝氣勃勃充滿希望的生活場景,至今仍鮮活地珍藏在他心里,令他眷戀。華工培養造就了他有著科研與管理的綜合才能,和強烈的社會參與意識。而這一切在國外卻無從釋放和施展。他內心日益感到苦悶。如何辦?他思慮再三。決心自己去創業,做自己命運的主人。他想,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在新加坡自己辦公司。二是尋找機會回祖國服務。

第一步,他和太太周雪萍商量,先在新加坡自己辦公司。

“在新加坡辦公司難嗎?”我問。

“不難,門坎很低。一人一股一新元,最低兩人兩股兩新元就可以注冊辦公司了。辦理注冊手續也只要1000多新元就夠了。每年,由會計公司審計,文秘公司辦理相關文件也只花1000多元。1998年5月,我和雪萍注冊先創辦了新加坡海特信息與服務公司。當然,我們的注冊資金不止兩新元。” 他鏡片后的一雙眼睛含笑說。

新加坡是個法治健全的國家,處處依法辦事,行政部門效率高,不需要找領導,托人情,走后門。他和太太雪萍于2000年10月又創辦了“新加坡新特光電子有限公司”,公司位于新加坡交通便利的裕廊工業園區,主要經營光學元器件,激光加工設備等等。由陳義紅親自抓經營管理,業務開展得比較順利。

與此同時,他時時關注著祖國激光業發展勢態,尋找回國服務的契機。

可謂天下無巧不成書。那是2000年5月,武漢市副市長辜勝阻和東湖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唐良智,率武漢經貿代表團十余人到新加坡招商引資,招攬人才。新加坡中國留學生恰恰由陳義紅博士負責組織接待。唐良智副主任又恰恰與陳義紅博士在華工是同一屆畢業的同學。唐良智學的是固體電子學專業,兩人在校時并不相識。但老同學相逢特有一種親情,兩人一見如故。唐良智副主任熱情洋溢地說:

“我國經濟發展勢頭很好,舉世矚目。尤其武漢正創辦國內第一個光電子產業基地,名叫武漢?中國光谷。我們這次來新加坡重點推出中國光谷,招項目招人才。義紅,聽說你在新加坡激光界干的相當杰出,非常希望你能回武漢,到中國光谷來創業。我相信你手中會有不少激光項目,對吧?”

多么好的機遇,千載難逢,決不能錯失到中國光谷創業的良機。陳義紅心潮澎湃。

“在新加坡這些年,我研發了不少激光項目,正想找機會回武漢尋找合作伙伴。”他很興奮。

“什么項目?”唐良智問。

“大功率全固化固體激光器,可用于激光測距、標記和微加工,該激光器正逐步取代傳統的燈泵浦固體激光器。”

“好,歡迎你早日回武漢,到中國光谷來。國內有閑散資金,融資,你不用愁。”

兩位老同學一拍即合,猶如親兄弟般緊緊握手。彼此都滿含著期待。

快馬加鞭,一個月后,陳義紅立即將準備好的固體激光器項目資料,托回國的熟人交給東湖開發區唐副主任,又迅速交給了中國光谷辦項目處。

2000年8月,陳義紅一接到中國光谷辦的邀請函,立馬從新加坡飛回武漢,受到中國光谷辦的盛情接待。

武漢幾家企業都看好陳義紅博士的激光項目,爭著要上。經過協商,幾家企業聯合融資2000萬元,與陳博士初步達成合作意向。10月,在武昌亞貿廣場,幾家企業就陳博士加盟湖北光通光電系統有限公司及增資擴股,正式簽署合作協議。爾后,陳博士又飛往新加坡辦理辭職手續。

當他將辭職報告交給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部門經理時,對方甚感意外。部門經理不禁睜著驚奇的大眼睛,疑惑地問:“Doctor陳,你怎么會動起辭職的念頭?在研究院做激光研究項目,你干的很好。每年你的工作表現和業績都很好,你的評分也總居前列,并獲研究院特別嘉獎。怎么,你要走?”

辭職是自愿的,勿須說明理由。性格溫和善良的陳博士,還是笑笑說:

“我想回國創業試一試,闖一闖。”

“研究院工作條件不錯,請你慎重考慮。我們非常希望你能留下來繼續做激光研究,大家都很喜歡你的為人、你的作風和你的工作。”部門經理的確是真心實意的。

真正要離開研究院,陳義紅的心情還是非常矛盾的,他對研究院還是充滿了感情。正如部門經理所說研究院工作條件很不錯。他在此工作已有六年多,環境熟悉,研究激光相關的項目也得心應手。何況他的年薪比較高,家居環境又十分優美,和妻子女兒日日相聚,生活非常舒適安逸,又何必四處奔波自找苦吃?回國創業畢竟要冒很大風險,企業能否辦成功,前途未卜。萬一失敗,如何面對?回新加坡的處境會十分尷尬。辭職意味著斷絕后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但有著強烈事業心和回報祖國高度責任感的陳義紅博士,卻不甘心生活的平庸,不甘心在舒適安逸中失去實現自我價值的機會。他要把自己具有高科技知識和管理潛能的綜合素質充分展現出來。“人生能有幾回搏?”自己才30多歲,年紀還輕,現在不拼搏不闖一闖干一番事業,更待何時?他記得自己所崇敬的世界著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說:“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理想,這種理想決定著他的努力和判斷方向。就在這個意義上,我從來不把安逸和快樂看作是生活的本身——這種倫理基礎,我叫它豬欄的理想。”愛因斯坦又說:“人只有獻身社會,才能找出那實際上是短暫而有風險生命的意義。”這金玉良言,一直激勵著他的人生追求,激勵著他人生價值取向。無論有多大風險,是成功還是失敗,他愿義無反顧地在中國光谷創業第一線,鐵了心大干一番。

2000年12月,他告別心愛的妻子和女兒,不顧從溫暖如春的新加坡與正處在嚴寒冬季的武漢的巨大氣候反差,來到中國光谷開始了他的創業生涯。

萬事開頭難。剛開始,他與相伴回國的新加坡一家激光企業的總工程師、華工同班同學、摯友趙兵先生一起,住在湖北光通光電系統有限公司辦公室內,沒有生活設施,吃飯天天餐餐在街上飯館里吃,洗澡到馬路對面一家私人開的一個破舊洗澡堂。這與在新加坡家中高檔家電設施齊全的優越生活相比,確有天壤之別。他有回國創業吃苦的心理準備,生活的一點艱苦微不足道。俗話說,不經幾度冰霜苦,哪來梅花放清香。半年后,當他搬進新居時,吃、住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應該說,陳義紅回歸武漢創業還是比較順利的。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羅清泉,和時任湖北省委常委兼科技廳廳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周濟都熱誠歡迎他的歸來,幾次到公司看望他,給予十分熱切的關注。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及中國光谷辦領導人也常幫助他解決一些困難。他感受到回國創業大的環境確實很好。國內企業家歷經“資金、產品、市場”三大難關,在他任湖北光通副總負責產品開發和科研的初期就初步解決了。他從新加坡帶回多個激光項目包括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項目,在中國開發,具有巨大的潛在市場。這是他作為一個激光專業的科學家自身獨具的優勢。闖過這三大難關,在中國創業就成功了一半。在新加坡,他思慮回國辦企業能否成功的心理壓力,開始有些釋然。

母校華工邀請他回華工激光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工作,由于已投身辦企業,只好婉言謝絕。

當然,要把湖北光通公司真正辦好,還有一段路程,還需要付出艱苦的努力。

首先,面臨的巨大挑戰是,企業沒有品牌效應。在中國光谷,已有幾家知名激光企業。因而,如何結合中國實際,把湖北光通開發的新一代激光產品的質量搞上去,參與競爭,占有市場份額,這是關系著企業生死存亡的大問題。而關鍵中的關鍵,是人才和管理。

于是,以陳義紅博士為主成立一個招聘小組,采取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選拔人才,決不搞暗箱操作,決不以私人關系和個人好惡聘用人。根據應聘者個人資料進行面試,擇優選拔有工作經驗的大學本科生和部分碩士生,挑選關光(學)、機(械)、電(子)、算(計算機)幾方面人才,組合成研發產品的班子。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陳博士和負責生產的副總趙兵密切配合,手把手地向新員工傳授在新加坡學習到的有關激光產品研發的許多先進的技術知識,效果特好。

2001年4月,湖北光通開發的第一個產品“大功率全固化固體激光器”,通過湖北省經貿委組織的新產品新技術鑒定,成功了,順利投放市場。全體員工都為之歡欣雀躍。
大大出人意料的是,管理上出了問題。

聽了陳義紅的講述后,我發現他和從澳大利亞歸國創業的杜祖鷹博士所遇到的某個問題類似。那就是個別雖有專長有經驗的知識分子或專家或高層管理人員,法制觀念淡薄,個人私欲驅動,利用手中的職權,采取不正當手段,使公司經濟上蒙受損失。當然,有關的人員被解聘了,為公司清除了隱患。

“回國創業,我的經驗教訓是,一定要選擇好主要的高層管理人員。否則,后院起火,起內訌,企業就會吃大虧。”他沉思一下又說,“不過,有的人表面看來還不錯,又怎能剝離其外表透視其內心的某些東西呢?很難。”他也很無奈。

“我們自己以誠待人,但也不能過于輕信。尤其你出國多年,對國內情況不大了解,更應慎重。在商業大潮沖擊下,社會上人際關系已變得比較復雜。”我也頗有感觸地說。

“幸虧有副總趙兵,大學同班同學,無論國內國外,我們一直交往多年。他為人忠厚可靠,工作勤懇負責,有他這位好伙伴負責管理生產,我放心了。”他由衷地高興。

在萬紫千紅鮮花盛開的春天,陳義紅博士以他的知識和才干,以他優良的品德,贏得湖北光通董事會一致通過,任命他為首席科學家和首席執行官CEO。

在祖國土地上,在第二故鄉武漢,他終于圓了在異國不能任高層管理Leader的夢。首席執行官CEO具有決策權力,這大大激勵他發揮長于管理的潛能。他放開手腳加強對公司的管理。他的“三留”政策,他建立的規章制度,使湖北光通呈現出一片勃勃生機。

借鑒國外以人為本的現代管理理念,他用事業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的“三留”政策,增強了公司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依據工作表現和業績,對優秀員工給予獎勵,提供出國考察的機會。平日,一旦公司有緊急任務需要加班加點,陳博士身體力行率先和員工們一起干,其他副總也積極參加,上下形成合力,發揮同舟共濟的團隊精神。他不是眼光短淺的人,他有把公司辦成國內一流激光企業的博大胸懷。有時加班天色已晚,他私人掏錢請員工吃飯,感情投資實實在在。員工們喜歡陳總沒有CEO的架子,喜歡他平易近人的良好作風。

建立切實可行的規章制度,是他另一絕招。他有句名言:“在公司,制度大于一切。制度是一把手,我是二把手。我和大家一樣都遵守公司的制度。”公司員工也好,處理大事小事也好,有章可循,井井有條,營造出一種浩然正氣。

有個員工培訓后技術仍不過關,做的產品總達不到要求,他只好“揮淚斬馬謖”,將其辭退。

“只有這樣,公司產品的高品質才能得到保證,才能贏得市場的信譽。”他堅決地說。

正因為如此,湖北光通被武漢市政府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是中國光谷公布首批16家重點企業之一。融入中國光谷,打出企業品牌,他以主人公的姿態奮發努力地工作著。

而今,湖北光通的產品已在市場競爭中擊敗了某些國外進口產品,受到客戶們的信賴和青睞。這絕不是王婆賣瓜,自賣自夸。

陳義紅博士為我講述了兩個故事。

闖出激光世界一片燦爛天空

2001年3月艷陽天,湖北光通第一臺二氧化碳激光打標機出售了!這是公司迎來的第一個喜慶日子。那是位于京廣線上河南許昌一家名叫黃河旋風的上市公司購買的。

陳義紅總經理派主管生產的副總趙兵率安裝人員,將激光打標機送往許昌,安裝、調試,那如同星光一樣閃爍的激光,光束質量好,激光峰值功率大,打出的商品標記字跡到位,漂亮醒目。黃河旋風上市公司十分滿意。一年了,激光打標機從沒出故障,從未修理過,使用效果很好。產品得到客戶的認可,銷售就有了市場。小試牛刀,一舉成功。陳總和湖北光通的員工們歡天喜地。在新加坡,他一直渴望將自己研制的激光項目向商品轉化的夢想,而今在中國光谷終于實現,如同那藍色大海波濤澎湃,使他心情激動得難以平靜。

不久,5月的一天,風和日麗。福建長興電子公司派人專程到武漢·中國光谷,找到湖北光通,找到陳義紅總經理,也是來買激光打標機的。

福建長興電子公司,原來使用歐洲激光技術先進的德國的激光打標機,使用一段時間出了故障。配件要買德國進口的,價格太高;維修要從德國派人到中國來,很難。于是,長興電子公司買了一臺國產激光機,可是不好用??鄲乐H,經人介紹,長興電子公司特意派人來武漢,拜訪陳義紅博士。

陳義紅總經理也立即派人隨同長興電子公司去福建,將激光打標機精心安裝好。經過試用,性能良好,堪與德國進口產品相媲美。而且湖北光通的產品具有兩大優勢:一是整機價格比德國進口的便宜,二是維修便利,隨叫隨到。因此,長興電子公司毫不猶豫地將在生產線上使用的德國激光打標機換下來,以湖北光通的產品取而代之,兩班倒地操作運行,情況一直非常好。近日,長興電子公司又派人來武漢·中國光谷,又從湖北光通買了幾臺激光打標機。

“長興電子公司現身說法成了我們的義務推銷員,無形的活廣告。他們是一家與香港合資的企業,主動牽線幫我們聯系臺灣一個工廠洽談激光器相關業務。一傳十,十傳百,口碑的魅力是無窮的。”

他講完了兩個故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我想,你們最根本的優勢是產品的質量好。”我說。

“是的。誠信是企業的生命線,誠信最大的體現是產品質量過硬,可以說,我們公司的產品檔次高,首先在于產品設計吸收了我在國外學到的許多新東西。與此同時,激光器元器件用料也很考究。如優質的激光管使用壽命達兩萬小時以上,為國內最長。我的營銷理念是:誠信為本,讓產品說話,讓客戶鑒別。一不靠請客送紅包行賄客戶,二不靠曇花一現的廣告。諺語說:酒香不怕巷子深。還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當然,我們也在一步步扎扎實實地主動做銷售。”

當我看到藍色封面上寫著:“湖北光通,光谷先鋒”的一大本資料時,問:“陳總,湖北光通目前開發哪些激光產品?”

“一年間,我們開發了一系列激光產品,如激光打標機、激光雕刻機、激光焊接機、激光切割機和打孔機等,用途非常廣?,F在,湖北光通的產品不僅暢銷國內,還闖入了國際市場。”陳總神采飛場。

“僅僅一年光景,你們的產品就迅速進入國際市場,是通過什么渠道?”我感到非常驚奇。

他的回答使我豁然開朗。

決定回國創業前,陳義紅博士在新加坡時早已思考著自己研制的激光器系列產品不但要在國內銷售,還要大量進入國際市場。敲定這一目標,他想方設法,積極推進。
目光敏銳的他,緊緊抓住在國外學習和工作多年的優勢。他不僅在新加坡有許多熟悉的朋友,在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工作時,曾出差到美國加州、澳大利亞悉尼、堪培拉以及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香港地區也認識了一些新朋友。這些朋友都成了湖北光通走向國際市場的借助力量。還有,他和太太在新加坡創辦的公司也起了橋梁作用。已辭去一家公司會計職務的周雪萍,一方面照顧公司,一方面照顧已上小學的女兒陳希。聰慧靈性的雪萍,通過現代化信息手段,或電傳或電子商務或電話,在新特光電子有限公司經營光學元器件和激光加工設備進出口轉口貿易,有聲有色,干的很不錯。新特光電子公司已成為許多國家著名激光企業在新加坡的代表或代理,有著廣泛的國際銷售網絡。這一切的一切,對回國創業的陳義紅都有著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

同時,新加坡的優勢在于它是WTO成員國,進出口貿易完全是按國際慣例規則辦事,法制健全,非常規范。因而,在國際經濟市場上,新加坡的信譽很好。再說,新加坡又是一個免稅的自由港,進出口貿易十分繁榮,手續十分便捷。各類服務公司林立,服務周到無微不至。通過電話,服務公司在海關迅即將進口貨物辦好一切通關手續,主動將貨物送上門;或將貨物托運至機場、碼頭,效率很高。根本勿須相關公司業主自己親臨港口,去忙碌去奔波去操心。港口按規則辦事的這一切,陳義紅博士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因而,回國后,他將湖北光通激光系列產品通過新加坡進出口轉口貿易,渠道十分暢通。

2001年初,湖北光通第一臺激光雕刻機銷往美國,銷往猶他州首府鹽湖城,一個曾舉辦過冬季奧運會的美麗城市,是陳義紅博士在美國的一個朋友幫助簽的單。激光雕刻機質量優良,鹽湖城又陸續買了幾臺。這與爾后不久在國內銷往河南許昌的第一臺激光打標機,使湖北光通生產的激光器系列產品,在國內和國外市場并駕齊驅!

一歲幼兒期的湖北光通在茁壯成長,擁有進出口自營權的湖北光通,后來居上,銷往國外的產品很可觀。目前,美洲已有美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延;歐洲有英國、德國、希臘、保加利亞,和跨歐亞大陸的土耳其;亞洲有韓國、馬來西亞、泰國和新加坡、印度、伊朗等國家,連非洲最南端的南非都有湖北光通的激光器,分布面很廣,在十多個國家里都有商業合作伙伴。湖北光通激光器光束,猶如星光點點撒向世界各地。

陳義紅博士以他獨具的世界眼光和杰出才干,闖出激光世界一片燦爛的天空。僅僅一年,國內和國外,湖北光通銷售額達一千多萬。

“前不久,聽說您回新加坡去了。是嗎?”

“為擴大湖北光通經營規模,到新加坡尋找合作伙伴,或投資,或參股。”

殊不料,陳義紅將近大半年未見的新加坡卻變了樣。由于受“9.11”恐怖襲擊事件影響,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以經營進出口貿易和跨國公司高科技經濟為主的新加坡,經濟已有所下滑,出現了負增長。但新加坡經濟積累厚實,資金仍具實力。無論新加坡政府或企業,都看好經濟迅速崛起的中國,看好中國巨大的潛在市場和無限商機。

2001年,21世紀的第一年,應該說是中國年。中國申辦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成功,在上海召開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中國加入WTO。中國喜事連連。中國國際聲望和國際社會地位都空前提高。在新加坡,中國牌叫的很響。新加坡媒體天天談中國,新加坡商人和企業家都想來中國做生意。

在這一大的時代和社會背景下,陳義紅博士見到新加坡的朋友們,暢談他在中國光谷經營湖北光通的種種情況,大家非常羨慕和贊賞。有的說:“義紅,一年間,你們湖北光通激光產品系列化,不但開拓了中國市場,還向世界各國出口,真的很不簡單。”有的說:“武漢·中國光谷的投資環境還不錯??!”氣氛十分熱烈。很快有幾家激光公司都要和陳義紅洽談合資合作事宜。

事實上,20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新加坡在中國投資已有成功的先例。港口吞吐量位居世界前列的新加坡,有著豐富的港口管理經驗。新加坡人在中國大連港投資幾十億,從興建、管理到營運干得相當好。在江蘇創辦的蘇州工業園也不錯。新加坡人對到中國或投資或參股或設子公司,都很有興趣。

2001年11月下旬和2002年元月,新加坡A公司、E公司和精迪制造技術研究院,先后派人分批到武漢·中國光谷訪問。

A公司是新加坡一個激光上市公司,特派兩位老板級技術專家和高層管理人員兩次來湖北光通考察。他們從企業概況、生產規模、人員結構、日常管理諸多方面,對湖北光通作全面了解,并和員工交談,整整兩天。對擁有回國博士3名,碩士23名,學士36名的人員素質很滿意。特別是對具有中國、新加坡兩國激光研發經驗的總經理陳義紅博士的才干和品德倍加贊賞和信賴,誠懇地表示合作愿望。

兩位新加坡客人,住在花團錦簇的武昌洪山廣場附近的星級白玫瑰飯店。陳義紅總經理和副總趙兵帶領客人參觀武漢相關院校和企業,游覽東湖風景區。清澈的湖水微波漣漪,與青黛色蔥郁的磨山相映襯,景色秀麗,客人心情怡然。

臨別時,客人熱誠希望在新加坡與陳義紅總經理就雙方合作一事進一步磋商。

“后天,我就要去新加坡,過了春節,就回武漢。在新加坡,事情很多。我將帶給您一個重要的新信息。”首次采訪結束時,喜悅寫在他的臉上。

“義紅博士,祝您在新加坡春節過得愉快?;貋砗?,我們再見。”這是我的企盼。

暖冬已過,迎來煙花三月。陳義紅博士從新加坡回來了。我們再次相見,他講述到新加坡的情景,的確帶來令人十分振奮的好消息。

在新加坡,華人過春節,貼春聯,掛燈籠,放鞭炮,玩獅子,舞長龍,如同中國一樣熱烈、隆重。

除夕夜,他邀朋友在家中歡聚。初一,他與新加坡的老同事聚會,互致新年問候祝福;初二,他與湖北武漢在新加坡的留學生相聚。他是一個熱情開朗、關心和善待他人的人。

初三上班。他開始與方方面面接觸。不僅回訪已到武漢考察的A公司,還拜訪一家從事激光研發的有美國參股的跨國公司B公司,以及一家投資公司等。就引進新加坡資金、技術、管理、以及如何與湖北光通的產品重新整合,銷售網絡與維修服務等諸多問題,他與各公司洽談、磋商。他深入地作了實地考察,做到自己心中有底。他整日忙得團團轉,有時直到深夜才能回家。

太太周雪萍全力支持他。夜再深,賢淑能干的雪萍,總是靜靜地等候他的歸來。在外奔波的他,一回到溫馨舒適的家中,一切勞累在真摯的愛情中消融。

一天,女兒陳希睜著美麗的眼睛,天真地說:“爸爸,你回家過年還天天忙。你辦的公司究竟在哪兒?是新加坡還是武漢?怎么兩頭忙呢。你總得抽出時間陪陪我呀!”

“有媽媽天天陪你不也和爸爸一樣嗎?你爸爸在你出生的地方中國武漢,正辦一件大事情。將來,你長大了就懂得了。你會為你的爸爸感到驕傲。”雪萍溫和地對女兒說。

女兒小希甜甜地笑了。陳義紅也會心地笑了。有了雪萍的理解,他感到無比幸福。正如《十五的月亮》那首歌唱的,他事業的成功,功勞有太太雪萍的一半。

陳義紅博士回武漢不久,新加坡幾家公司接踵而至。A公司來了,B公司的董事長和總經理親自來了,投資公司來了,新加坡經濟發展局考察團來了。他們對武漢·中國光谷的投資環境,對中國資本市場的日益開放,都比較滿意。因而,陳義紅博士決心要把湖北光通這塊蛋糕在武漢·中國光谷做大,做得光彩照人。

美國有關專家曾對“什么樣的人能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作過問卷調查。其中,對“渴望變化”,“有著走自己道路信念”,“頑強執著,不屈不撓”,“敢冒風險”的人才能獲得成功,肯定回答者居多。在采訪陳義紅博士的人生經歷中,我感受到他具有這些良好的品德,相信他會成為一個出色的知本型企業家,一個后起之秀。

陳義紅博士激情滿腔地對我說:“融入祖國溫暖的大家庭,自主創業,施展抱負,特有一種歸屬感、成就感和榮譽感,這種感覺真的太美好了。”

他滿懷信心地追求事業上的成功,為自己的未來留下好名聲。雖然剛起步,他奮起直追,為把湖北光通激光產業能打出世界品牌,將貢獻自己全部的智慧,才華和力量。

(原文發表于《學子從海外歸來》,索峰光著,長江文藝出版社,第94-116頁,2003年8月)

分享:

新特光電集團138-7113-7266

地址:新加坡10 Bukit Batok Crescent #07-02 The Spire Singapore 658079

電話:+65 63167112 傳真:+65 63167113 郵箱:sales@sintec.sg

微信:SINTEC98 技術交流 采購經理 銷售代表

公司微信號

手機版網站

cc彩票官网